【夜读·散文】奔跑在父亲的目光里

我出生在河南的一个小村庄里,祖辈都以种田为生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仿佛下地劳作是无法改变的命运。

从小父亲就爱督促我学习,特别在乎我的成绩。我小学成绩一直优异,家里一面墙贴满了我的奖状,这让父亲很是引以为豪。上初中,父亲执意送我去县里读书。他希望我走出村子,去县里学校接受更好的教育。初中三年,父亲对我的期望很高,认为我考进县一中是轻而易举的事。

起初,我的成绩还是班里中上水平,后来课程变多,我渐感学习吃力,成绩开始下滑。我索性开始和朋友混日子,上课睡觉、自习翘课的情况多了起来。成绩变差,我不敢跟家里说实话,直到中考考砸,再也瞒不住了。出成绩的那天,我特别希望父亲骂我几句,甚至打我几下,可他沉默许久。我的泪水止不住地往外流,觉得自己辜负了父亲,浪费了家里的钱,执拗地说不上学了,要去打工。

那个下午,父亲始终没有说话,只是低着头干农活。满怀愧疚的我,也使劲帮着干。太阳快下山,一亩多地的草除完,我手上磨起了好几个水泡。父亲走过来,用那双布满老茧的手摸着我手上的新泡,眼里满是疼爱,他轻声说:“孩儿,去上学吧。爸爸不想你以后和我一样,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——”他努力抬头,但我知道他眼里噙着泪花。那是我第一次见父亲哭。落日余晖中,他发间的银丝闪着光,父亲老了,而我似乎一下长大了许多……

后来我如愿考上了本科,并在大学期间报名参军,成了一名火箭兵。从家到征兵地,车程有八个多小时。临行前,父亲执意为我送行,他高兴地说:“闺女,到了部队一定得听领导的话,团结战友,好好干工作,争取带着军功章回家!”我郑重地点了点头。

新兵下连,我被单位安排到文书岗位。新兵直接当文书,事情杂、任务重,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周到,不敢有丝毫懈怠,我常常边学习、边工作,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。年底,我被评为“优秀义务兵”,获得了从军以来的第一枚军功章。奖章和证书送到家,平日里一向不喝酒的父亲,竟也破例小酌了几杯,还让母亲给我打视频电话。手机屏幕里,他满面春风,拿着金光闪闪的奖章,爱不释手,几次放在自己胸前比划,脸上写满了骄傲。看到这个场景,我被父亲逗得开怀大笑。只见父亲将奖章轻轻放回盒子里,又将“优秀义务兵”的证书贴在堂屋墙上。那天晚上,他说了很多的话,叮嘱我不能骄傲,要继续努力,在部队长干下去,把更多奖章寄回家。

得到第一枚军功章,我信心满满。父亲对我的叮嘱,更是让我对接下来的工作有了更高的自我要求。但后来由于外学及岗位专业调整,我要么错过了评功评奖,要么由于初到新专业新岗位,能力还需提升,之后仅获得了一次嘉奖。这与我对自己的要求和父亲的期待相距甚远,我心里既失落又焦虑。有段时间,吃不香、睡不好,脸上起了好多痘,接连口腔溃疡,脾气也变得愈发急躁。一次跟家人沟通,我向他们吐露了心事。

“闺女,别灰心。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荣誉都是身外之物,咱个人尽力就好。更何况,你已经受过两次奖励,在我和你妈心中,我闺女就是最棒的!”听着父亲的肯定和鼓励,我心头的阴霾驱散了大半。

他接着说,“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你在部队一定要注意休息,不要太累。你干好工作,健健康康、平平安安的,比拿啥奖章都强,我和你妈也才能放心……”

那一刻,我才愈发懂得,父亲的期待,不仅是希望我取得成绩与荣誉,更是希望儿女拥有一颗上进的心;不仅是女儿前行的动力,更是安抚我疲惫心灵的那份温存。

文稿来源:火箭兵报

主管| 火箭军政治工作部

主办 | 宣传文化中心

刊期 | 第 5687 期

监制:毛勋正

责编:杨新龙

播音:邱 茗

邮箱:zghjjtg@163.com